洞悉中國:自給自足2.0


自給自足意味著中國必須不過度依賴西方發展科技,且藉一帶一路(BRI)對友邦產生影響力
Group Research15 Mar 2019
    圖片來源:法新社照片


    自給自足意味著中國必須達到

    1.不過度依賴西方的情況下發展科技

    2.藉一帶一路(BRI)對友邦產生影響力

    在貿易戰與科技戰的情勢下,香港將成為大灣區「核心中的核心」。

    中國已開始調整一帶一路倡議,朝東南亞進行

    中國:自給自足2.0

    2018年第3季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摩擦升級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了「自給自足」的重要性;上世紀60年代初「大躍進」的長期經濟困難時期,中國也曾提出類似的概念。當時中國幾乎不與夥伴國和同盟國進行貿易。但在21世紀,同樣的概念卻更具廣度與深度。

    自給自足意味著中國必須能夠 1)在不過度依賴西方的情況下發展科技;2)藉由一帶一路(BRI)對友邦產生影響。這些長期願景反過來推動著 1)大灣區(GBA)的建設;2)一帶一路的調整提升專案的可持續性。其目的是要在亞洲打造一個「命運共同體」。

    科技戰至關重要

    科技戰是自給自足新概念的基本決定因素。中國企業獲取美國關鍵技術面臨制約以及斷斷續續的出口禁令威脅,已成為新常態。另外,中美在5G通信技術方面的競爭非常激烈。這是因為這樣的技術能使眾多的民用和軍事應用成為可能,從智慧城市到無人機/武器(圖表1)。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許多西方國家已經決定不使用華為技術。

    從價值來看,中國消耗全球40%的半導體晶片,但自給率僅為10-20%。因此,中國計畫到2020年將中國半導體自給率提高到40%,到2025年達到70%(最近,英特爾與中國一家晶片製造商的合作也已終止)。多家媒體報導,中國的科技企業現在願意支付3倍薪資邀請台灣工程師至大陸工作。據悉,華為也一直就搬遷部分晶片生產到南京一家工廠的前景同台積電(TSMC)接洽(圖1)。不過,這些都是短期解決方案。長遠來看,中國意在將大灣區打造成「東方矽谷」。

    大灣區的核心香港

    中美在人工智慧(AI)、機器人和大數據等領域的競爭有可能繼續,不論中美的貿易協定結果如何。中國急需將科技發展到一個新台階。珠江三角州(PRD)、澳門和香港之間的分工已經很明確:PRD著重製造業,澳門是娛樂和葡語商務中心,香港則是專注於銀行/金融和專業服務。最新大灣區藍圖的新亮點是要進一步將香港定位為創新科技樞紐,而這並不是香港的傳統強項。那麼為何要這樣定位?

    香港新定位的背後有三個基本原因。首先,從經濟彈性角度,將香港定位為核心從戰略上是合理的。史丹佛大學劉遵義教授在他的新書《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中指出,若中國與美國繼續進行貿易戰,或者中期內間歇性存在,對廣東和深圳經濟面的負面影響將會超過香港。

    舉例來說,廣東省的出口占GDP的比例(圖2)是51.8%,出口至美國全部出口比例是8.7%,全國平均水準分別是18.7%和3.4%。劉教授估算,產業的附加價值是25%。假設美國加徵25%的關稅將會導致廣東省的總出口減半,整體GDP將會下滑1.125%(8.7%除以2乘以0.25 = 0.0125),但這還是第一階段的影響;若考慮隨後對半成品供應商帶來的影響,全部累計影響將會削減該省整體GDP幾乎3%;這可不是一個微小的影響。若對深圳採取一樣的假設,對其GDP的累計影響則達到3.7%。這是因為2018年深圳的出口占其GDP的比例達到73.7%,對美出口占總出口的11.3%。就香港而言,直接影響幾乎不存在,因為香港沒有當地的附加價值;香港99%的總出口都是再出口。

    當然,結果會因不同假設而出現變化。但這樣的深入研究為政策制定者提供了寶貴意見,且調查數據也呼應了研究。中國就業研究所的數據顯示,2018年第3季所有行業新增職位數年減27%,是2011年記錄調查以來的首次下滑。最明顯的影響在於貿易相關行業,去年連續三個季度空缺職位數量持續萎縮,2018年第3季年減53%。相較之下,香港勞動市場依然非常強勁;2019年1月,經季節性調整後的失業率站穩在20年低點的2.8%。

    其次,由於數據完整性和專利保護,香港具有堅實制度的基礎也支持科技業。同時,香港被西方國家歸類為自由市場經濟,沒有資金流動限制且司法制度獨立。例如,即便在1997年之後美國仍處心積慮將香港當做一個單獨的出口目的地。反之,澳門則有與大陸一樣的約束制度。不論是本土消耗還是再出口到其他目的地,香港企業都可以自由地採購新機器、設備和電子零組件。

    2018年5月29日發佈的香港政策法案報告(由美國國務院每年向國會更新發佈)表示,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在大部分領域「香港整體上仍保持著高度自治權」,足以證明美國根據法案在雙邊協定及各項計畫中繼續給予特惠待遇是合理的。香港無可挑剔的制度素質保障了其同美國的獨特關係。

    第三,將香港選為大灣區的核心有著深刻的政治隱喻;將香港(前英國殖民地)融合到內地臨近的城市促進更深層次的經濟文化關係。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以及將香港納入全國高鐵網路彰顯出同樣的想法。

    藉由將香港置於大灣區前沿,中國正推出一項明智的戰略性舉措。

    調整一帶一路提高可持續性

    一帶一路原本是一個願景,並不是一個具體的計畫,沒有清晰的預算規劃和執行的系統性時程表。覆蓋範圍也過於廣泛缺乏重點。2018年持續不斷的壞消息使大眾對中國關鍵專案可持續性產生擔憂。

    回顧以往,由於二次世界大戰的影響,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日本也很難滲透到東南亞,他們已花了超過30年的時間來化解。另外,這些基礎建設專案規模龐大,本質上很難遠距離管理。在斯里蘭卡、馬爾地夫、馬來西亞、緬甸和巴基斯坦出現的一帶一路的挫折應被視為中國進化學習的自然過程(部份案例是因為地方政府在地方選舉前督促與中國重新談判更好的商業條件)。位於華盛頓的諮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估算,2014年以來有問題的一帶一路專案金額占到全部專案的14%左右,並非過高。中國從這些實際經歷中迅速地吸取經驗教訓。

     

    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數據,至2030年,東南亞需以2.8兆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來支撐經濟成長。實際上,2014年以來中國一帶一路專案取得最大進展的地域就在東南亞,其次是東歐。由於該地區龐大的資金需求以及從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借款有難度(考慮到風險問題,更別說吸引私人資金),一帶一路的改善空間依然巨大。

    中國已經開始調整一帶一路策略。據悉,中國的開發銀行已被要求與世界銀行合作,藉由提高貸款要求來提升專案品質。因此,2018年前8個月一帶一路專案合約數年減27.5%。而且,中國政府推動使用更多一帶一路專案本地的工作力/機械,而不是單純使用中國輸出的工作力/設備。當地新成立的企業將會從中國獨資調整為合資模式。

    實際上,巴基斯坦近期宣佈創建一個新的工作組,致力於「巴基斯坦社會經濟發展為民生專案提供説明」。中國和巴基斯坦發佈了聯合聲明「駁斥有關中巴經濟走廊的負面宣傳」。又比如,緬甸去年9月在北京簽署了一份協定,創建「中緬經濟走廊」。同樣,馬來西亞反復強調中國投資的重要性,同時對自身的償還能力表達出擔憂之情。馬來西亞則是尚未針對取消東海岸鐵路專案做出確實的決定,而是建議選擇有利於雙方的共同解決方案。

    結論

    在中美貿易緊張關係升溫的情況下,新「自給自足」概念的興起是必要的。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的執行就是證明,前者深入到後者,支持亞洲長遠的共同利益。最近在泰國設立的香港經貿辦事處(HKETO)為凸顯兩個專案關聯的有力證據。這個設立在曼谷的辦事處也負責緬甸、柬埔寨和孟加拉的經貿事務;在泰國地區執行政策具有重要作用。這也凸顯了香港作為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倡議的「連通者、投資者和運作者」這樣的創造性職責,是連接華南和湄公河次區域以及東盟的關鍵樞紐。

    本資訊是由星展銀行集團公司(公司註冊號: 196800306E)(以下簡稱“星展銀行”)發佈僅供參考。其所依據的資訊或意見搜集自據信可靠之來源,但未經星展銀行、其關係企業、關聯公司及聯屬公司(統稱“星展集團”獨立核實,在法律允許的最大範圍內,星展集團針對本資訊的準確性、完整性、時效性或者正確性不作任何聲明或保證(含明示或暗示)。本資訊所含的意見和預期內容可能隨時更改,恕不另行通知。本資訊的發佈和散佈不構成也不意味著星展集團對資訊中出現的任何個人、實體、服務或產品表示任何形式的認可。以往的任何業績、推斷、預測或結果模擬並不必然代表任何投資或證券的未來或可能實現的業績。外匯交易蘊含風險。您應該瞭解外匯匯率的波動可能會給您帶來損失。必要或適當時,您應該徵求自己的獨立的財務、稅務或法律顧問的意見或進行此類獨立調查。

    本資訊的發佈不是也不構成任何認購或達成任何交易之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的一部分;在以下情況下,本資訊亦非邀請公眾認購或達成任何交易,也不允許向公眾提出認購或達成任何交易之要約,也不應被如此看待:例如在所在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此類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係未經授權;向目標物件進行此類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係不合法;進行此類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係違反法律法規;或在此類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星展集團需要滿足任何註冊規定。本資訊、資訊中描述或出現的服務或產品不專門用於或專門針對任何特定司法轄區的公眾。

    本資訊是星展銀行的財產,受適用的相關智慧財產權法保護。本資訊不允許以任何方式(包括電子、印刷或者現在已知或以後開發的其他媒介)進行複製、傳輸、出售、散佈、出版、廣播、傳閱、修改、傳播或商業開發。

    星展集團及其相關的董事、管理人員和/或員工可能對所提及證券擁有部位或其他利益,也可能進行交易,且可能向其中所提及的任何個人或實體提供或尋求提供經紀、投資銀行和其他銀行或金融服務。

    在法律允許的最大範圍內,星展集團不對因任何依賴和/或使用本資訊(包括任何錯誤、遺漏或錯誤陳述、疏忽或其他問題)或進一步溝通產生的任何種類的任何損失或損害(包括直接、特殊、間接、後果性、附帶或利潤損失)承擔責任,即使星展集團已被告知存在損失可能性也是如此。

    若散佈或使用本資訊違反任何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的法律或法規,則本資訊不得為任何人或實體在該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散佈或使用。本資訊由 (a) 星展銀行集團公司在新加坡;(b) 星展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在中國大陸;(c) 星展銀行(香港)有限責任公司在中國香港[DBS CY1] ;(d) 星展(台灣)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在台灣;(e) PT DBS Indonesia 在印尼;以及 (f) DBS Bank Ltd, Mumbai Branch 在印度散佈。